当前位置: 首页> 港台明星

白杨:祝福声远传千里,春满人间霞满天

发布时间:2019-11-06

“出淤泥而不染≯,亭亭玉立,香Л色雍容,为人民带来祝福,愿世界早进大同。”这是郭沫α若为演员白杨写下的赞词。《联华画报≌》称她是“中国影坛上最红的一个女明星,她的风头之健,可以说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π”;而英国《泰晤士报》曾称白杨是中国的“葛丽泰嘉宝”。 



白杨

1920-1996

出生地:北京

原名:杨成芳

工作单位:上海电影制片й厂




民国时最红影星投身革命


由于父母重男轻女的封建意识十分严├重,白杨很小的时候就被奶妈带到农村生活。11岁时母亲病故,为了生存白杨来到联华影业公司在北平设定的第五分厂演员养成所,在无声电影《故宫新怨》中饰演╬了一个小丫头。


《十字街头》


16岁,白杨★与赵丹合作《十字街头✿。✿》,在片中饰演只ↀ身来到上海打拼的大学毕▉业生杨芝瑛,凭借惊艳的表演成为了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大明星,公司特意制作Ⅺ了有九层楼高的影片海报矗立在上海市中心,并为白杨〥开出了在当时已是天价的300元年薪。⊕而她也与剧中的角色杨芝瑛一样,在继续留在上海做明星和加入革命洪流中,选【择了后者。


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,白杨随上海影人剧社溯长江而上,一路❤☜出演了救亡剧《卢沟桥》《流民三千万》等,并拍摄了《中华儿女》《长空万里》《青年中国》等红色影片。1940年代起,她与张瑞芳、舒绣文和秦怡并称ъ中国影坛四大名旦。


《一江▎▏春水向东流》


19…47年10月到1948年1月,白杨主演的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在上海连映三个多月,观众数达到71万人,全国观众总数超过了100万,创下了民↖国年间国产电影上座率的最高纪录。


《祝福》


1956年,白杨主演了根据鲁ω迅同名小说改编的故事片《祝福》,在片中饰演主人公祥林嫂,这被认为是她电影创作艺术成就的顶峰。影片上映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只要白杨出▨现在公共场合,人们都会大→声喊她祥〾林嫂。同年《祝福》一片获得了捷克第十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特别奖。


1989年,白杨主演了电视剧《洒向人间都是爱——宋庆龄的故事》。这是她一生中拍摄的唯一一部电视剧,也是她为观众塑造ξ的最后一个人物形象。


在白杨从艺60周年时,剧作家曹禺曾提笔挥墨写道:“皎若明月,直若白杨,献身影剧,功绩无穷”。



饰演┊┋各阶层妇女,影史罕见


白杨Γ的姐姐是曾写过《青春之歌》的著名作家杨沫,她曾回忆白杨说道:“除了上摄影棚,她整←天就是〓把自己关在房里,也不说话,听我嫂嫂说,当年她在重庆,〾也是这个⿵样儿,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里。她就是这么一个下笨功夫的人。来了一个新角色,便苦苦地思索,苦苦地创作。往往带着新的希望,踏上新的征途。”新中国成立后,白杨的社会活动增多,她宁可压缩睡眠的时间,也要保证锻炼和创作。


在白杨的65年艺术生涯中Ё,拍摄了26部影片,演出了40多部话剧,从宫廷里的小丫头到国母宋庆龄,从温柔敦厚的女工李素芬到质|۩朴的祥↕林嫂,从И大学女青年杨芝瑛到革命女战士冬梅,她是中国电影史上罕见的饰演过中国各阶层妇女形象的女演员,将东方女性特有的含蓄、优美、自然展示在银幕和舞台之上,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生动的∈角色。


白杨的一生辗转于上海、重庆、香港、北京进行着自己的表演事业,同时很早就接触到斯坦尼表演体系,不断开拓艺术视野。主演《屈原》《雷雨》《日出》《复活》等名话Ↄ剧,使她的表演得到了多方面的发展。因为《冬梅》一片的拍摄,白杨曾经同周恩来总理、陈毅同志促膝长谈。


同时她还著有《电影表演技巧漫笔》《电影表演探索》、诗文集《落入满天霞》,不仅是影坛最负盛名的演员之一,还是一位艺术理论家。



“真、纯、爱”,是一生的追求


“真ψ、纯、爱。”是在总结自己的艺术成就时,这位新中国电影艺д术的奠基人之一选择的三个字。


“Ⅷ真,是每一个艺术工作者都要遵循的原则。艺术来源于生▔活,又高于生活。演员的表演要自如,不要有做戏的痕迹。达到这一点,绝不是对生活的简单模拟,而是对生活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,对人物有深刻理解,然后进行艺术再创造。

纯,就是演员的风格和气质,要把自己的内心与角色内心融合起来,追求神似,而不是形似。

爱,就是爱党、爱祖国、爱人民。这是真和纯的前提。”


电影角色也影响了白杨的性格。初到重۩庆时,白杨与陈白尘、沈浮等人组成的影人剧团经常受到军阀的干扰,还有当地军阀发请帖邀请白杨单独赴宴。最后全团几十人全部进入公馆,席间白杨等人大讲抗战的道理,还拒绝了军阀跳舞的要求说道:“国难当头,谁有心思跳舞,等胜利以后再跳吧Б!”


同为演员和导演的丈夫蒋君超曾说道:“在电影圈,她是出了名的‘青衣’,以一身正气,受大家尊重……如果不是这样,她就不是今天的艺术家白杨,而是昙花一现的明星。”


白杨声名卓著,۩却一生过着节俭清苦的生活。1946年进入上海昆仑影业公司时,其他厂拍片可以拿到金条,而在昆仑经常连工资也拿不到,白杨毫不介意,在昆仑拍摄除了《一江︹︺︻春水向东流》等影∨片。在重庆,白杨曾回忆自己和其他演员吃的是石子、沙子、稗子、老鼠屎掺和在一起的平价米,一件旗袍改来改去四季都⺌穿。在大剧院首演《卢沟桥》时,不少重庆阔太太都带上自家的裁缝理发师想去模仿白杨的妆发衣着,没想到舞台上的她一样衣衫寒酸陈旧。


即便如此,她仍拒绝商演,只选择自己喜爱的剧本。她常说:“一个演员,不能仅为钱、为名,什么都去演。”晚年她守着自己一屋子的书、吃着粗茶淡饭,把钱捐给国家。她说:“我想我∑的富有是无法用金钱来计算的。艺术家不能脱离自己的人民,也千万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。”